• Jan 07 Wed 2009 20:55
  • 吻雨

吻雨

1

曙光偷偷从落地花窗,闯入拉长了身影的虚幻。

 

一滴滴豆大水珠顺着额头至脸颊滑下,你贪婪的吸气,让它渗入躯体的每道血管,亦没有呼出的打算。用手擦了擦,点在舌尖的味蕾上。你细声道,那是咸的。

 

在刚撤换床罩的床铺翻来覆去,你闻了闻褥子,那不是你熟悉的味道。思绪飘至床沿的柜子上,是空的。你喜欢那角落,让它空着,是为了期待没真正来过的明天。你感到胸口烦闷,燥热而狂烈。

 

在这表面像玉石般冷调的身上,似乎涌动着种让人为之震撼的情感,深沉却狂热。睡不着,因为不愿入睡。

伸手试着探索,你惊觉,没人。当有些许裂缝的天花板占据了眸子的空间,你突感心里一阵抽搐。

 

妈妈,不见了。

 

2

坐在长椅上的你,看着乘客的来来往往。控不住的思绪暗涌,内心的酸楚苦涩避不开记忆的暗影。你想大声吼叫,却被理智捆绑。这里,没有妈妈的踪迹。你想起了医生说的话。不断刺激泪腺的一句话。

好好照顾你母亲吧!她已患上严重的精神衰弱症,随时都可能会精神崩溃,甚至连你也忘掉。”

 

摸了摸口袋,不过是花花绿绿的树皮加工品,却是拯救妈妈生命不可或缺的工具。你亲抚着这些靠白发和皱纹获得的纸币,你不想用。那是妈妈用青春换取的。

 

步出了地铁车站,你拖着长长的身影,徘徊在以往俩母女常走的路线。学学小说里的人物,你抬头朝着被乌云遮挡而显得不完整的月亮,同情它的遭遇。顿时有种莫名的喜悦与满足——月亮孤芳自赏的模样,只让你看。

 

在这只有垃圾及淡淡光线照射的街道,传来你的叹息声,理所当然,也没有妈妈。

 

3

刺眼的阳光躺在眼皮上,斜着眼瞟手表的你,惊觉一日已过。该怎么办?你陷入了无助。把泪水噙在眼眶里,不是为了显出你的坚强,反倒是你的懦弱。

 

日复一日,你傻傻的等。终日沉浸在泪海,深望妈妈归家的那日。你守在家中,不愿离去,亦不肯出门。你说,出外散心的妈妈,忘了带钥匙。你要守候在家,待妈妈回来时,你会是第一个迎接她的天使。

 

4

走到了幼时常与妈妈结伴散步的公园。幸好,没有多大的改变。但很快的,在那瞬间,你错愕。果然,你的苦心追寻终于被那隐藏云边眺望着众生的主宰者看见了。立稳脚步,印入眼帘的是那再也熟悉不过的脸孔。

 

……妈?

 

她定睛的望着你,深怕记不住你深褐色的短发。对望许久,你的眼帘尽是她的嘴角微扬。就此擦肩而过。

 

待泪花冷却狂躁后,你想起,你忘了把她追回。

 

回头望,影子早已被阳光吞噬。

 

妈妈……忘了我?她会再回来吗?应该会吧。我是她最爱的孩子。

 

但你深知,那是宇宙间最荒唐的笑话。

 

5

……是谁?耳蜗隐约传来这句话。

 

已是多久前的事,当一睁开眼后,脑里便塞着满满的问号。她依稀记得,那是个万籁俱寂的夜晚。醒着后的她,身边躺着一位正熟睡的少女。有着深褐色短发的少女。

 

那女孩……是谁?很可惜,她已趁神经线把问号输送至脑干的空档,按下了关闭键。踉跄的逃到月光下,她迫不及待地让空气填满肺部,似乎正品尝前所未有的宁静,同时也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兴奋感。她使劲从未眠的脑细胞里搜寻以往的记忆,但它就像重新开启的电脑,被当成病毒给扫描的一干二净。

 

她轻拍着额头:既然记不起,那索性不记好了。几缕白发丝从视线中缓缓飘下,她亦决定,她要好好享受生命的精彩,尝尝那久违的滋味。

 

曙光照临大地,瞬间有种预感,那女孩该醒了。

 

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坐在公园的凉椅上,神态自若的对着群刚练完太极的太太们忆述开始浮现的忆影。已在附近西饼店找到糊口的她认真地,仔细地从嘴里吐出每一个字,就不想让听众们听漏耳。

 

大家专注的听。

 

听她诉说记忆中让她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。

 

听他如何一次次的欺哄她。

 

听她如何为那男人背负沉重的债务,以致只得啃面包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。

 

听她发现丈夫越轨行为的哀怒,就此宣告婚姻破败。

 

听她咒骂那对无耻男女的心迹。

 

继续听下去,彼此都默默为她的沧桑大感惊叹,亦佩服她的坚毅。叙述一段便歇一刻的她,不断拭擦眸角的泪影,企图稳住哽咽的语调。

 

但是…...但是……她忘了。彻底的遗忘。

 

那曾待在她肚里的血脉。

 

那为她驱走阴霾的光芒。她的第二生命。

 

7

像往常般,她到公园散心。有种陌生的熟悉感。

 

眼角闪过一丝光影。她抬起头。

 

深褐色短发的女孩。

 

女孩也愣愣的注视着她,仿佛是命运的牵绊,那么的不可置信。

 

 

许久,她向女孩露出对待陌生人的微笑。开始向打工的地点迈去。

 

遗下,渐渐变小的背影。

 

她殊不知,那是足以刺破女孩心坎的微笑。

 

8

你举起利刃,割破思念。

 

今夜,妈妈不归家。

 

 

【星云文学小说:落败】【评语:真的写得很烂。】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eamstoler 的頭像
dreamstoler

包菜花的播种心迹

dreamsto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ivan
  • one word :Nice
  • 哪有?==lll 很烂啦。。

    dreamstoler 於 2009/01/08 05:5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