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要我怎样?我实在好想大声喊出来。刚刚照镜子,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哭到整个‘猪’样。难免吓一大跳。

我很累。真的很累。为什么要我去承受这些?会不会想到其实我会撑不住的?实在并没自己想像般坚强。

那段日子,常常有种莫名的无力感裹住自己。向自己灌输‘你在孤军作战’的意识。渐渐的,我也迷上这意识。理智沉底了。

 

整理了思绪后,时间大纲大概是这样:

 

上完physics课,全班便移步到chemistry lab,而我,则上了厕所。回来上课后,一切正常。结果L同学跑来找我,告诉我能不能在che lab帮她找手机

没错!就是手机,而且还是nokia N70!【事后才知道】

身为一名pengawas,我便走到她向我说的那个位置,看一看那个抽屉。结果,没有。我又看了看,坐在那边的印度男同学大概知道我在找那架手机,便告诉我“b sudah ambil。”我当下当然是去问他啊。

可是我没有想到,当我问他“你是不是拿了那个手机”时,他竟然以冷冷又充满责骂的语气对我说“你做么出卖我?!”

我出卖他?我当然觉得很奇怪,

“我哪有出卖你?”我问。

“那你做么问我手机是不是在我这边?”b。

【拜托~手机在你这边,我不问你我要问谁?!】

“为什么我不可以问你?”我还是很莫名其妙。

他没有回答我,结果我们便大吵一架。原来他不想让那架手机的主人知道手机在他那边,想要暗中把它带到balai displin。我觉得这个举动很无聊,为什么不可以让那个主任知道?手机是人家的,我们没有权利隐瞒啊!

况且,我事前根本就不知道有那架手机的存在。大家都隐瞒着我,然后又骂我,说我没有尽到做pengawas的责任。

我说,你们也没有查清楚就这样诬赖我!难道这个叫做对啊?

b平时说什么不怕别人找他麻烦,那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不让人知道是他拿了手机呢?

后来,我有好声好气的走到他面前,告诉他,我要解释。我要他的解释。

结果他却应我:“解你的头!去死!去吃大便!”接下来便一长串咒骂。

 

 

我突然觉得很失望。原来他们是这样看待我的。

rhoda和牛在我找着那架手机时也没有出声,到我们吵架后才说“XX根本不知道。”

还有这个必要吗?没有吧,反正都被骂了。

我也在那时候狂飙泪,回到家也是。

 

 

只能说,我彻底对大家失望。

 

 

 

给大牙的话:如果你进到来这里,请不要留言。我什么也不想听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eamstoler 的頭像
dreamstoler

包菜花的播种心迹

dreamsto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kimkim
  • erm,怎么了?好好发泄吧。
    给你鼓励~
  • 谢谢。= )

    dreamstoler 於 2009/01/20 18:54 回覆

  • popowah
  • pengawas黑暗到>.<
    和kimkim一样。。好好发泄吧。。。

    我想问。。。
    你几岁??嘻嘻
  • 对咯,都在耍心机。

    我,还没过生日就15岁。=w=

    dreamstoler 於 2009/01/20 18:55 回覆

  • 梦梦
  • 发泄吧~~
  • 嗯,发泄了很久呢。

    dreamstoler 於 2009/01/20 18:55 回覆

  • 雪晴
  • 发泄出来是好事!

    我挺你!
  • 谢谢。我很珍惜你的支持。

    dreamstoler 於 2009/01/20 18:56 回覆

  • snakespider
  • 幸好以前我学校的pengawas全部都一样~万事好商量~呵呵!因为他们都很怕被排挤~
  • 现在的社会复杂了,人也是。

    dreamstoler 於 2009/01/21 05:48 回覆

  • popowah
  • wah...年轻的包菜。。
    还不能吃。。哈哈。。开玩笑的。。Xp
  • 咸鱼哥
  • 黑暗的pengawas世界~
    哭过了就算了。。
    你本来都没错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