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实在无法想象,当天塌下来时,我们所背负的会是什么。无止境的担忧与绝望?还是让自己在阖眼前于心灵上注满洒脱?

无言。。。。或许是我唯一的选择。是的,我在犹豫。

我实实在在告诉你,我的确会让热泪淹没自己。

流泪后该做什么?......学学春风的坚毅吧,一年只有一次的“大驾光临”,便应该在每寸土地上注入属于自己的青春气息。

 

haiz。。以上的就当作是让我发发牢骚,说说废话吧。原谅我伤害了你们的眼睛呢。>.<

不过我真的无法瞬间接受:我费尽心思所策划的月刊,竟然被T先生冠上一项“莫须有”的罪名而无法再运行了。

是的,我很怒。怒什么?怒T先生给的理由,一个他认为非常好的理由:今年的懿汝没做好,怎么可以出月刊?!

今年的懿汝可不是咱们这个“月刊委员”所负责的,事情发生了不去询问主编,反而责怪我们这些“小兵”。这事难道说的过去吗?!

 

算了,火也发过了,三字经也骂过了,泪也流过了。再不振作我就真的不是条好汉。

1年!给我1年的时间,我一定会帮他们弄好懿汝,把月刊的出版权力争回来。

出不到月刊,的确会是我中学生涯里的遗憾之一。

 

加油吧!

靠人不可靠,靠自己最重要!

 

顺便报告一下吧:最近有很多比赛哦。。。。包菜花都好像参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很多人都很厉害,我斗的过他们meh?【怀疑~】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eamstoler 的頭像
dreamstoler

包菜花的播种心迹

dreamsto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